201185日(星期五)

 

从怀孕满第38周开始,我每天都在期待着生产迹象,但是除了两周前那次鼠溪部突然的剧痛之外,其他的每一天都依然一样平静的度过,也没有经历任何假阵痛。我的预产期在88号星期一,预产期的前三,先生的一家人都来了,家婆特地从太平前来准备给我坐月子。我依然没有什么迹象,心里在想着,恐怕这个宝贝又会像姐姐那样迟到一个礼拜,然后还要催生,唉,我可希望这一次生产可以让我体验到完全自然的自然产过程呢!

 

201186日(星期六)

 

早上起来,跟先生以及一家到家附近的老友吃早餐,过后就跟大伙一起去Ikea逛街了。原本我不想出门,因为今天已经很靠近预产期了,但想想多走动或许可以有助于生产,于是就跟大家一起去了。去Ikea,很容易就不小心逛了一天,就这样的,一天又过了,仍然没有生产迹象。

 

201187日(星期天)

 

预产期的前一天。今天是87号,农历7月初八,日子挺好记的,宝宝不然就今天出世如何?一早起来,我就摸着小顽皮虫的屁股问问他。今天我家公婆要去巴生派喜帖,我没有跟去了,担心万一真的今天要生,要从巴生赶回来就远及了。我跟先生在家里,悠闲的,又度过了一天。晚上我还煮了刚学不久的韩式Miso蛤蜊汤给大家吃呢!

 

201188号(星期一)预产期正日

 

7.35am

不知道为何醒了,看一看时间正好早上7.35am。肚子有一点点隐隐作痛,像经期前肚子酸痛的感觉,又有点像是快要上大号的感觉。有了生第一胎的经验,我猜想应该是子宫在开始收缩吧?但是因为又有点像要上厕所的感觉,所以也不敢太早把消息发布出去。不久先生醒了准备要去上班,我跟他说我好像开始经历宫缩,但是还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呢。之后我上了厕所,不久又开始宫缩,我就想说应该要开始计算宫缩时间了。从第一次感觉宫缩到第二次,大概是20分钟左右吧!心里又担心着这或许只是个假阵痛呢?

 

8.30am

从刚刚的7.358.30,我大概经历了3次宫缩吧。于是我就比较确定,阵痛真的来了!先生把消息传了出去,家公家婆大姑小姑们都知道了。我下楼的时候看到了我爸爸,他说他知道我预产期是今天,于是他一早来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动静。感动呢。我心里还有点担心这可能是炸糊,所以我稍稍掩饰心里的感动和兴奋,说:恩,肚子一点点不舒服而已。我猜想,从现在到生产,应该还有很长的时间吧!于是打发先生去上班,说如果阵痛开始频密才再叫他回来。

 

9.30am

不是感觉一阵一阵的宫缩,但是疼痛感只是维持很短的时间,我故作镇定吃早餐。阵痛仍然不时出现,但是因为感觉不强,所以我继续今天预计要做完的家务:准备甯甯的午餐,洗衣服,炖梨子等等。

 

12.30pm

一直忙着,都忘了要清楚地记下阵痛出现的次数以及频密度,只是依稀感觉它一直规律的来袭着,只是不太频密,所以也不放在心上。把甯甯抓来喂食她的午餐(ABC粥),陪她看她的巧虎,享受着我跟她单独相处的时光,谁知道或许再几个小时家里就会多一个小捣蛋了呢?有时候阿,还真不舍得这两年半内家里只有一个小宝贝的日子呢!

 

1.30pm

刚刚从12.30开始到1.30期间,我比较认真的测量阵痛出现的密度以及长度。所以这会儿我比较确定在一个小时内我一共阵痛了4次,大概15分钟阵痛就会来袭一次。其实就跟早上的感觉差不多,阵痛来的很短,维持不长,大概10秒内就结束了。

 

2.00pm

先生回来了,带我去吃午饭。由于天气热,时间也晚了,我们就去了家附近的旧城,我点了个接下来大概1个月内都不能吃的东西(Nasi Lemak)。午餐期间,阵痛一样不时来袭,维持的时间一样差不多10秒。午餐期间,先生问我是不是要去医院了?我说我觉得好像还不是时候呢!

 

5.00pm

午餐过后回到家,我从3点开始比较有时间休息,从3点到5点期间,阵痛的次数并没有明显的增加,依然是15分钟一次,只是从4点开始,阵痛开始维持得比较长了,有一些阵痛大概会维持15秒,一些甚至20秒,但是有时候又回到一次只有10秒;有时候10分钟一次,有时候好像又隔得久一点,15分钟一次。

 

6.30pm

先生跟我商量,说晚餐后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想想也觉得应该去一去,毕竟人家说第二胎通常会比第一胎快,万一阵痛真的一下子突然变频密了,或许就来不及了。

 

7.30pm

晚餐过后,我们跟大女儿拍照,然后跟她道别:“妈妈要去医院带弟弟回家了,甯甯在家要乖噢!”她似懂非懂的,可是依稀感觉她不舍得妈妈,把我抱得紧紧的。我也好不舍得她呢!

 

8.00pm

到了医院。原本先生想先让我在Kecemasan那里下车挂号,但是我担心万一他们把我推进去什么地方以后,先生停好车进来可能会找不到我。所以我们后来还是觉得先把车子停好了才进去挂号。一面走一面觉得好笑,人好好的还可以走路,这哪是像kecemasancase呢?走着阵痛又来了,忍着痛一直走,心想这样可能会比较容易生呢!

 

O&G的急诊处没有人。只有一个医学院的五年级学生和两名刚刚buka puasa回来的护士,他们先给我量血压,验尿以及填写表格。我的血压以及心跳都很快,尤其血压竟然高到157/90(通常我的血压都维持在110/65左右)。护士们很担心的说,我们等你休息一会再量一次看看吧!

 

护士让我到待产房,先生不让进来,所以他在外面等。他们让我在待产房内躺着半小时检查胎儿的心跳以及阵痛的频率。血压依然很高,但是比第一次测量下降了10。待产房内的护士不时跟我聊天,一名马来护士还说我现在还可以笑笑的跟他们说话,一会儿真要生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她又说:“不要担心,上天会保佑像你这样笑笑的产妇的,等下一定会顺产的”。在待产房内的这半个小时,五年级学生给我做个问卷调查,我猜那可能是他的功课吧。在里面待的半个小时就这样一会儿跟护士聊天,一会儿跟同学聊天,镇痛来找我一下,不知觉就过了。可怜的老公在外面不知道会不会很紧张呢?护士不晓得会不会出去跟他“报告”我的最新进展呢?

 

8.30pm

半小时过了。报告显示有阵痛,但是听说指数不是很高(意思就是“还可以再痛一点”)。安全起见,他们已经电话联络了我的医生Dr.Helena,跟她报告我的情形,而她也正在前往医院的路上。

 

Dr.Helena来到以前,医院的另一名马来医生过来给我做内诊,说到:“唉呀!已经4cm了哦!”。护士们顺便“机会教育”在旁的五年级学生,说道:“你看,第二胎的产妇就要小心处理噢,你看她的阵痛好像不厉害,但是一下子就到了4cm”。我顺便告诉他们我的第一胎在3cm的时候进产房,在产房内人工破水以后1小时左右就生了,护士们说还好我先告诉他们,好让他们有个预算。

 

Dr.Helena到了,看到医生来了我心里比较放心一些,还记得上一胎我在生的时候,主治医生都赶不及来呢。Dr. Helena吩咐护士给我安排产房,马上安排进产房了。但他们电话联络产房以后,才知道那时候产房内大塞车(今天什么好日子呢?啊哈),但有一个产妇刚生产完毕,他们正在清理产房,弄好就可以推我进去了。护士们也跟我说,因为我第一胎生得很快,所以这一次她们等到产房弄好以后才给我人工破水,否则万一没有弄好,我在待产房一不小心就生了!

 

9.00pm

刚刚破水,护士给了产妇用的卫生棉止着,由实习医生用轮椅把我推进产房。一路上觉得羊水在漏出来,有点像在小号,弄得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破水过后,阵痛来的时候的疼痛感就更剧烈一些了。

 

进了产房(噫!跟生第一胎的时候进同一间产房呢!),护士给我换上产房用的白色衣服,然后给我打点滴,肚子也绑上测量阵痛以及宝宝心跳的测量器,把我“弄”得妥妥当当的,一切就绪,就看时间了。

 

阵痛的疼痛感明显的加剧许多,从今天早上的不痛到一点点短暂的酸痛,到持久一些的酸痛,到现在起伏很大的的疼痛,我心里想着:This is the time! 让我赶快完成这个任务吧!

 

不久,越来越剧烈的阵痛来了。剧烈的阵痛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快要不能呼吸,我甚至好几次感觉我好像随时会因为无法呼吸而昏死过去。就在我想告诉护士这件事情的时候,产房护士走了过来指导我如何使用止痛的Gas,就是在很痛的时候按一下“喷气”,然后深呼吸。果然,用了这个gas以后,我似乎觉得呼吸顺畅多了。

 

这时候的我已经陷入无法说话,眉头皱得紧紧的状态里,阵痛来的时候只能大力的握着产床旁的铁枝(虽然先生有在一旁,也叫我握着他的手,可是我却连移动我的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助的先生只能帮我拿着gas,看我阵痛的时候就帮我按“喷气”。这个止痛气体在我吸多了以后,会让我陷入幻觉,我的精神突然没有再集中在疼痛中,而是一些不关紧要的零零碎碎的事件上:比如工作的小片段,然后突然转移到儿时片段,又突然想到家里某些事情……

 

这是最难熬的时候了。我感觉痛得无法思考,甚至一直很想哭。想说参考先生的方法:想象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可是疼痛来的时候真的很难做到。每一次的阵痛我都期待这是最后一次了,可是“经验”告诉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到底有多长呢?真的天晓得阿!

 

护士走了进来,看我痛得“死去活来”,问我要不要Epidural。虽然打从生完上一胎之后,我就“胸有成竹”的认为以后的生产应该不太需要Epidural(因为我的产程很快,而且觉得疼痛还可以勉强忍受),但是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临时要求Epidural,但想到说搞不好又像上次那样,还没有打完孩子就生出来了,我就想说再忍耐多一阵子再看吧!毕竟我才痛了一个小时“而已”。

 

大概从这时候,大概再阵痛三次以后,接下来的这个阵痛让我感觉我应该快要生了,我在做深呼吸吐气的瞬间,身体有着一种冲力,想要把胎儿推挤出来,这个感觉在我生甯甯的时候就有过,而且仍然记忆犹新。我记得,就在这个冲力不久,胎儿就要出生,然后一切就会恢复正常,肚子也不会再疼痛。我好想让这个阵痛的极限再次出现哦!

 

果然,再接下来的2-3次阵痛中,这种“冲力”随着我吐气的时候出现。这时候产房护士正好走了进来,我告诉她:“Sudah rasa mau push”。护士随即替我做内诊,然后马上冲出产房喊道:“Sudah ready! Call Doctor!”。Dr. Helena也正好换好了衣服走进来,笑笑说:“你真的很快噢!现在准备好了,你等一下如果感觉阵痛来了,就用力push。”

 

虽然这是我的第二胎,但是因为第一胎生产的时候来的太快,宝宝自己掉到床上,所以我其实也还没有真正知道有医生护士在旁的生产会是如何的呢?而且生甯甯的时候,那个push的感觉出现了很久以后我才告诉护士,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我是否真的已经准备好了?但也不管那么多了,既然医生说可以push,我就push 了吧!可以早一些解脱也是好的。

 

阵痛来了,医生说push! 我用力,但是力不够,而且阵痛伴随的那种自然的身体的push也还不够大(没有像我生甯甯的时候那样)。好,继续等待下一个阵痛。心里祈求观世音菩萨,让我赶快度过吧。阵痛来了,这一次的push比较用力,我深呼吸让自己可以更用力一些push,好让宝宝可以快一些出来。谁知道,用力错误,功亏一篑。接着医生教我,阵痛来的时候,要1.深呼吸,2. 憋住气,3. 上半身往前(抬头),4. Push!  我微弱的跟医生点点头,然后继续等待下一个阵痛,要把医生教的试一试。

 

阵痛来了,1.深呼吸,2. 憋住气,3. 上半身往前(抬头),4. Push!  宝宝出来了!松了一口气,但是肚子还很痛呢!腰骨酸死了,整个下半身没有了力气也快要痛到没有知觉了。怎么跟生第一胎的时候不一样?我记得生完以后整个人轻松极了,马上笑了出来。这一次不一样,还疼得让我想要哭。“没关系,再痛也是会过去的,坐月子的时候多休息吧!”我告诉自己。

 

宝宝出世后大声地“哇”了两声。护士给他清理嘴巴里面的脏东西。医生问在旁摄录的先生“你要剪脐带吗?”他竟然说不要!哈哈哈。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他在摄影,所以没有手可以剪脐带了呢。第一胎生的太快,先生都来不及准备,这一次来得及准备相机,却没有准备到说可以剪脐带!人生真的充满惊喜呢!

 

进入第二产程,产出胎盘。一切顺利。生产结束在晚上10.30左右。跟甯甯差不多一样呢。

 

这一次也没有进行Episiotomy,但伤口在错误的用力下 仍然有一点裂伤(后来听说是second degree tear)。医生缝合的时候我依稀感觉这次的裂口比上次大许多。原来我在生上一胎的时候“傻人有傻福”,没有医生在旁指导却不小心用对了力气,这次反而还用错了。医生在给我缝合的时候,也轻松的跟我们聊天。育儿经阿,当了父母的可以聊不完呢。缝合完毕,医生赶场到下一间产房看她的另一个病人,听说在我4cm的时候她也开了2cm

 

11.00pm

护士把适哲抱来给我,原本我想马上抓紧哺乳的黄金时间,马上进行哺乳。但是这个小适哲跟姐姐不一样,他竟然一直睡觉,我把他抓来喂奶,他的嘴巴还不想打开,对吃好象一点兴趣都没有呢!我只好让他好好睡了。不久,护士端来了三明治和牛奶,我吃完休息一阵子以后,护士给我换上干净的住院服。再不久,病房的护士就来把我推回房间休息了。

 

如此,第二胎就这样顺利的结束了!这个文章看似很长,但是仔细看看时间,幸运的我“只是”痛了一个半小时就顺利生产了,真感恩呢。哦,还有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这个小适哲竟然那么准时在预产期当天出生呢!另外,这次没有太多照片,因为爸爸忙着拍video哦。


 不知不覺,就哺乳到1歲8個月了。這個數字真讓我感慨萬千.
    甯甯出世前,我就對哺乳充滿信心與期待。到了甯甯出世以後,家裡都沒有存著嬰兒奶粉,而且還買了傳說中很好的擠乳器來讓哺乳在我回到工作崗位的時候可以持續下去。甯甯出世不久,當護士把她包給我的時候,我就馬上進行哺乳了。還好在生產前看了許多有關哺乳的書,才沒有錯過了這段黃金時間。生產過後的初乳含有豐富的營養,還可以提供寶寶抵抗力,加上爭取生產後1-2小時內哺乳,因為可以讓寶寶及早習慣吸允媽媽的乳頭,而且讓身體知道分泌乳汁的需求,可以增加未來持續哺乳的成功率。這是決心哺乳的媽媽們要謹記的事情喔!
    甯甯出世後,我對她立下了“山盟海誓”,說:“媽媽要哺乳你到2歲喔!”  但是,這種雄心壯志在不久後便被許多接踵而來的困難的絆住了。首先,生產後第三天漲奶的感覺讓我非常難受、寶寶吸允得很用力而讓奶頭受傷流血、半夜要不斷的起身給寶寶哺乳……等等. 哺乳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實,養育孩子何嘗容易呢?人說生而不養不如不生. 我愛我的孩子就要養她教她.  哺乳,我絕對相信這是給孩子最好的禮物,絕對是給孩子最好的起步。
    在月子期間,由於身體很好,精神也很亢奮,所以哺乳起來倒還不會太辛苦。在孩子進入第二個月到三個月的這個期間,由於小嬰兒也在經歷一個叫做"暴漲期"的過程,對於吸允母乳的需求變得非常高;那時候,因為我也在為重新回到工作崗位做準備,所以也希望在哺乳之外,也擠一些奶開始存在冰箱。但萬萬沒有想到甯甯那時候一吸就吸1個小時,當她鬆口不吸的時候,也已經擠不出什麼奶來了,因為都被吸光光了。正當我想要休息一下,等身體存足奶水再擠,通常距離上一次哺乳還不到1個小時的時間,甯甯又吵奶喝了。這樣反反覆覆的,我幾乎一整天的時候都在哺乳,完全沒有機會休息,更不用說把"多餘的" 奶水擠出來儲存。
    但是,我工作以後,我還想甯甯可以和我的奶啊。就這樣一個念頭,只要甯甯一停口,我便接著下去擠奶了。每一次所能夠擠到乳汁不多,在忙了大半個小時,才只能夠擠到不到1Oz 的奶水。但是一天只要重複做這件事情6次,我就可以集到6oz的乳汁了。正好可以滿足我的target。就如此的,我在上班前,一共存了10包各6oz的乳汁在冰箱。未來哺乳的路會如何?我只能夠走一步見一步。
    我聽說寶寶長得越大,對奶量的需求會越高。而我之前一直都是親餵,從來不知道甯甯的奶量是多少。所以上班後,我為了讓甯甯會有足夠的乳汁,臨晨5點起來擠乳一次;中午11點左右在上班的地方擠乳一次:傍晚回到家裡大約5點在家裡集乳一次。每一天都這樣做,在剛開始的時候乳汁比較少,但是在越來越上軌道以後,我一天三次集乳額量可以到達21Oz.
    甯甯卻是個小胃王. 每一天她所需求的量只有10oz. 這也就是說每一天都會多出10+oz 的母乳。日積月累的,我們家的兩個冰箱的冰凍庫都滿了。在"無可奈何"的情形下,我唯有減少集乳的次數。慢慢的調整到每一天的乳汁都足夠甯甯需求的量,也還可以有一些多餘的留在冰箱,以備不時之需。
    一路走來,我有一種"水來土掩"的感覺。在衡量需求和在做決定的時候,我心裡一直都只有一個準則:只要是符合大自然規律的肯定沒有錯!  是阿,大自然給人類的一切都是很奧妙的。所以我從來不擔心孩子不夠奶喝,我也不擔心她喝不飽。就是這個大自然定律,讓我走進了成功哺乳的世界裡。
    在甯甯1歲10個月的時候,我就要出國工作了。而這一次並不打算帶著她。所以我們只好忍痛的讓甯甯與她最愛的奶奶說byebye. 在我們真正下定決心以後,甯甯花了3天的時間離乳,大約2個禮拜的時間來真正習慣沒有吸允的夜晚(因為在這之前,甯甯都要吸著媽媽來睡覺)。
    我很感恩我可以堅持到至少1歲8個月。嬰兒的自身免疫系統就是在這個時間成熟的。我很感恩甯甯的抵抗力很好。每次都是我病倒了,而她卻還是個蹦蹦跳跳的健康寶寶。
    在此與想要哺乳或者正在哺乳的媽媽們一起共勉之。
    歸納一下我的哺乳心得:
     1. 要掌握生產後的哺乳黃金時段
     2. 孩子的第二個月內的暴漲期期間要努力的哺乳
     3. 對乳汁的質與量有100%的信心

    哺乳媽媽加油!哺乳有太多說不完的好處,還可以替你省掉很多錢喔!


2008年12月22日 (星期一)晴

7.00am
终于到了这一天。天还没亮我就已经醒了。依旧感冒着,还好前两天喝了大量的蜂蜜柠檬,感冒症状已经明显的好多了。今天要去医院催生,终于要看到小公主了! 大约是早上7点吧,床边的老公还在沉沉的睡着,我躺在床上,兴奋得不能继续再睡了。于是我斟酌着,7.30一定要把老公吵醒,因为我想早些吃好早餐,早一 些入院,早一些把小公主生出来,然后就可以带着小公主回家了!

9.30am
摸来摸去,早上9.30,我们终于出门了!

10.00am
登记入院手续,病房一共有三种:单人房(共用卫浴)、单人房(单独卫浴)、或者单人大房(单独卫浴并附有沙发床)。我们挑了单独卫浴的单人房,缴交两千令 吉押金以后,我就住进我的单人房内了。这时的心情竟然像是去旅行check-in hotel一样兴奋。单人病房的大小和我家自己房间的大小差不多,里面还有两张看起来有点像hotel那样高级的单人沙发椅,厕所内有shower设备, 看起来好像可以洗热水澡,我的病床正前上方还有一台装有Astro的电视机。兴奋一轮以后,护士进来交待我换上医院的待产服。换好衣服以后,我就开始无聊 起来,一时看电视,一时看书,心里却一直想着医生怎么还不来。

10.30am
门外传来敲门声,我以为是医生要来给我催生了。结果走进来的是一名护士,她给我装上测量器,一个监视宝宝的心跳,一个监视我的宫缩现象。装好以后护士就出去了。看着仪器的指数,宝宝心跳维持在154左右,我的宫缩指数大约在10以下,没有任何起伏。

11.00am
肚子被绑着半小时,护士再次走进来给我松绑。并且把刚刚半小时的测量报告拿了出去,说到:还没有看到有阵痛的现象。护士离开以后,我继续看着我带来的《转山》,等待着,希望医生赶快来给我催生,那我就可以很快地看到我的小宝贝了。

11.20am.
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这回是医生进来了。他给我做了内诊(这时心里好紧张噢!),说子宫颈只是开了大约1cm而已,接着他给我放药催生。经过这次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催生”并不是传说中的“吊水催生”,而是放一个药片到子宫内,刺激子宫收缩。医生说他大约下午4-5点会回来给我再做一次内诊。放入药片以后,我还能像平常一样活蹦乱跳,在床上任意的翻来翻去看书。肚子没有特别明显的变化,只是觉得下腹部有一些酸酸的感觉。

12.35pm
肚子开始隐隐作痛,痛起来的感觉就像是比较剧烈的经痛。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阵痛?但是怎么不是一阵阵的呢?”这个疼痛感还是在忍受范围内,我还可以轻松的“享”用刚刚送进来的午餐。医院的午餐很丰富,有一块大快的马鲛鱼和清炒包菜。

13:45pm
护士再次进来测量宝宝的心跳和我的宫缩指数。宝宝的心跳正常,宫缩指数有“增加”到15左右,但是没有任何起伏的现象,一直维持在15或者下滑到10以下。护士亲切地建议我要不断地走动,因为走动可以加速子宫颈打开。于是我每半个小时就下床走动5-10分钟,希望待会可以生产顺利。

15:30pm
疼痛感还是持续着,几乎是从12点半开始就没有间歇过。我心想着:“这怎么跟书上说的不一样呢?”书上明明写着,第一次阵痛和第二次阵痛之间会间隔7-8小时(尤其对初产妇来说)。我的疼痛感怎么从12点半开始就不曾间断过?难道我还没有经历真正的阵痛?那到底阵痛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依旧拖着沉重的身体,每半个小时走动5-10分钟。但是这时,已经很明显的,我的动作开始迟缓,上下床都必须由老公扶着,才有办法起床和下床。否则我连把脚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16:00pm
医生再次进来给我做内诊。我心想,我已经痛到没有力气走动,这时候子宫颈应该有开到不错大了吧?心里暗暗的高兴着,期待着医生告诉我子宫颈有开到多大了。忍着肚子的疼痛让医生给我内诊(肚子痛加上内诊的紧张与不适,这时候还真的不太好玩),医生竟然告诉我,子宫颈从早上到现在并没有明显打开,意思是,子宫颈还只是开了1cm左右而已。我心想:“不会吧!我平时走楼梯和今天忍着疼痛走来走去的功夫岂不是白费了”。这时我真的只能苦笑。

17:30pm
护士进来给我测量血压。血压稍微比平时高一些,但是还是在正常水平内。护士离开以后,我继续拖着沉重和疲惫的身体蹒跚的在病房内走来走去,希望在肚子更痛一些的时候运动,让子宫颈打开多一些。我这样每半个小时就叫老公把我从床上抱起来走动,走累了又叫他抱我回床上躺着。我痛到无法说话,只能虚弱的点头和摇头。老公叫我不要不理他。呵呵~ 人家不是不理你,是痛到不能说话了啦~  难道阵痛就是这样的?我以为会有一些时候是完全不痛的咧?看一看时钟,我已经从12.30持续性疼痛到5.30了,到底还要忍耐多久呢?

19:25pm
这时候我还是一样虚弱无比,一直有尿意,但是上厕所时却完全便不出来。只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压迫着下体,似乎快要崩裂一般。坐上马桶和起来的时候也只能扶着马桶旁边的栏杆(医院的马桶旁要有栏杆果然真的是非常有用的),才能把身体撑起来。最后一次上厕所以后回到床上,竟然感觉到大腿湿湿的。马上意会到:“破水了!” 心里非常的高兴,应该快要可以生了吧?!我赶快用虚弱的声音叫老公出去病房告诉护士们(医生临走前交代我们如果有任何破水或者来红的现象,就要马上告诉护士)。护士进来了,但是却不如我预料那样告诉我是要快生了,只是进来告诉我赶紧穿上产妇卫生护垫……

20:00pm
因为我已经肚子痛得无法把脚抬起来,于是我好不容易,一番折腾以后才把卫生护垫穿好,然后再回到床上躺着,这时我再也无法做到半小时走动一次了。我隐约觉得肚子痛的“程度”有稍微变得比较剧烈,然后又回到原来疼痛的感觉,然后又比较剧烈,然后又回到原来的疼痛感觉……如此这般的,我也无法清晰的计算到底多久一次,又到底痛了多久.. 只能无奈的躺在床上等待时间过去,希望医生回来看我的时候能让我知道好消息……

不久以后,爸爸妈妈和姐姐都来看我了,他们还带了晚餐给老公和小姑。我的晚餐还是由医院提供,还是有一大块的马鲛鱼和青菜。但是那晚餐放在那大概也有1个多小时了,我肚子痛得完全无法进食。老公千方百计地哄我应该吃一些,也给我喂了一口饭菜。但是我无法咽下任何食物,那口饭菜在我口中好久好久,我才终于吃了这么一口。这时候我觉得我已经痛得很厉害了,但是还是没有来红或者明显的破水,但是因为太痛了,我忍不住叫老公把护士叫进来。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叫护士,但这时候因为太痛了,我也只好叫个护士进来,求个心安。

20:15pm
护士进来以后,还是先给我绑上那个测量宝宝心跳和妈妈宫缩指数的机器。宝宝心跳依然正常。而我的宫缩指数却还是维持在20多,没有任何起伏,就这样,我被绑了大约15分钟(一般护士会用半个小时来做这个测量)。但我自己感觉肚子痛有规律性的疼痛感,但是仪器出现的报告仍然没有出现山丘状…… 不久以后,又有一名新的护士走了进来,重新给我调整仪器的位置。这时候,报告开始出现山丘状。原来刚刚的位置错误,所以尽管我有阵痛现象,但是仪器却没有测量出来。重新调整位置之后,我肚子的疼痛感和仪器相呼应,明显的从1开始一直往上冲到40多,然后又慢慢的下滑回到10多或者10以下,如此反复的进行着。仪器的报告出现如山丘般的形状,于是,我确定这个便是传说中的“阵痛”了,就是这样一阵一阵的,但是是从很痛,到非常非常痛。并非像我想象中的般:不痛到痛。小姑在一旁帮我计算着我的阵痛间隔的时间。我的阵痛已经从5分钟一次缩减到差不多2分钟就痛一次了。我记得书上说,当阵痛越来越频密的时候,就越来越靠近生产了。

20:45pm
护士再次进来检查仪器的报告,然后说到:ini sakit memang kuat. 然后告诉我们说,她们准备电话联系我的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已经先下班回家了)。我想,这回应该真的差不多了吧!心情五味杂全:即兴奋又难受又期待又害怕…… 护士离开以后,给我松了绑(把仪器拿掉)。我的阵痛依然持续着,老公让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我陷入一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由着身体去自然反应的状态。当剧烈疼痛来临时,我就紧紧地抓着老公的手;当剧烈疼痛掉落回普通疼痛时,我就趁机会喘一口气,继续默默地等待我的医生回来给我作检查。

21:15pm
主治医生下班前安排了一位值班医生给我检查。这时值班医生进来了,说会给我做内诊,检查子宫颈打开了多少。这回,配合着阵痛,内诊就更加不好玩了。医生检查完了以后,我期待她告诉我们已经可以生了。但是她却说:目前子宫颈只是开了3cm,不到4cm… 像我这样的初产妇,阵痛开始一个小时开1cm的话,大概还有很多个小时才能生。我听了以后,马上跟老公说我想打Epidural进行无痛分娩,也把我的想法告诉值班医生。值班医生说马上替我安排。心里顿时轻松了一下。

21:30pm
护士再次进来,说已经告诉我的主治医生我目前的状况了,主治医生让他们把我送到楼下的产房,下到产房以后就会给我打Epidural,并会帮我弄破羊水。随后,我爸爸妈妈姐姐和小姑先离开了,我则被护士用轮椅推到楼下的产房。

21:50pm
产房的护士先让我清肠,并让我换上产房的白色产服。我一个人在厕所内,第一次觉得如厕和更换衣服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情……

22:05pm
助产士进来给我弄破羊水,并顺便测量子宫颈开了多少。子宫颈依然只是开了不到4cm(要开到大概10cm才能生)。这时候我就一直非常期待可以很快的看到麻醉医师,希望赶快打Epidural,抑制我的痛觉神经。

22:15pm
好不容易,麻醉医师终于来了。她让我先签一份打Epidural的同意书,我那时候正在阵痛中,手完全无力握笔。她只好先让我的疼痛过去,然后再让我签下同意书。老公告诉麻醉医师我有脊椎侧弯的问题,医师则安慰我们说脊椎侧弯不太会影响Epidural,只是要稍为迁就一下脊椎的位置就可以了。

22:30pm
麻醉医师告诉我说,我的脊椎侧弯问题很严重,脊椎骨不只是侧弯,还旋转,加上怀孕使到下半身水肿,让医师找不到可以打Epidural的地方。这时候我的阵痛已经到了非常无法忍受的程度,身体开始自动的往下推挤(有点像写肚子那样,大肠不听使唤的往下推挤的感觉)。我知道我的主治医师还没有来到,加上麻醉医师还在努力着替我找可以打Epidural的脊椎间。于是我忍着推挤的感觉,努力的配合着我的麻醉医师。

22:40pm
麻醉医师说,让她再试一次。如果不行,就得放弃Epidural了。说完,她还让我更换打Epidural的姿势,从坐姿改成侧躺,希望可以找到正确的脊椎间。我依然努力的配合着,但是当阵痛来临,下半身又再次自然的往下推挤,我明显的感觉到小宝宝的头已经快要出来了。于是我大声地告诉产房内的大家:“I think I can feel the baby’s head”。麻醉医师愣了一下,护士赶紧打开我的被单,发现真的看到了小宝宝的头。麻醉医师马上终止Epidural,并告诉我说,宝宝要出世了,安慰我说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护士们赶紧准备生产用品,并给我的主治医师打电话。

22:45pm
随着再次阵痛,身体自动的推挤,宝宝的头已经滑出来了(我完全没有施力噢),护士告诉我说:头已经出来了,再推一下宝宝就会出来了。老公在一旁给我加油。我听到护士这样说,我就再施一点力气,果然觉得下身咕噜咕噜的像冒出一滩水那样的感觉(这时果然有一种坐云霄飞车的快感)。产房的大家都高兴起来,说宝宝已经出来了!护士和助产士替我把宝宝的脐带剪掉,然后把宝宝抱起来让我看,然后问我说:“ini anak apa?”,我自然的回她:“perempuan”,其实我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男是女,我只是一直都知道她是个女娃娃,自然反应就说了是perempuan。老公这时告诉我说,他不知道该去给小宝贝拍照好,还是继续留在我身边陪伴我好。他说他也兴奋得忘了要拍宝宝出生那一刻的照片。呵呵。这时老公也说:从下午开始你的脸就一直揪着,现在你终于会笑了!

接着,护士把宝宝送到我身旁的小床,替宝宝清洗鼻孔和嘴巴内的脏东西,听老公说,护士是把一根长长的管子送到宝宝的鼻子和嘴巴里面清理。一切都大功告成了!麻醉医师和所有的护士都高兴的说这个产程实在是太顺利了,大家都纷纷给我恭喜。还有护士说:“你头一胎就那么容易生,明年再来这里生一个!”

忙完宝宝以后,护士提醒我还要等胎盘排出体外,我差点都忘记了还有胎盘这件事情。果然护士说完不久,我又有一点阵痛的感觉(这时的阵痛已经微弱许多了,比起刚刚的阵痛,这简直是小巫见大巫,easy job),随着我的阵痛,护士拉着脐带,胎盘也咕噜咕噜的滑出来了。这时我感觉肚子轻松多了,阵痛马上不见了,心情轻松又愉快。

23:15pm
我的主治医师终于赶到了。护士们留了我的伤口让我的主治医师给我缝合(缝合的时候双腿竟然不听使唤的一直发抖)。因为小宝宝出生的太突然,我没有做到阴道切开手术(Episiotomy),所以有一点轻微的撕裂(生的时候竟然完全不知道下体有撕裂这回事,果然阵痛比下体撕裂的痛要剧烈多了),但是不太严重。医生说,伤口就像是进行阴道切开手术一样“漂亮”。这时候小宝宝被护士报到育婴室去打预防针和清理身体了。

0:00am
宝宝被送回来,我第一次哺乳。小宝宝吸得很开心,她一面吸,一面双眼碌碌的看着我和老公。实在太可爱了!刚刚所有的疼痛感都被我忘光光了。老公不断的sms给亲戚朋友,我则满足的看着小宝宝。

0:40am
病房的护士已经到了产房,准备把我接回房间休息。我第一次躺着被护士推着走过医院的走廊和电梯。这个感觉还蛮特别的。呵呵。回到病房以后,继续哺乳。小宝宝一整夜眼睛碌碌的看着我们。好满足!


         從一開始知道懷有小生命那一刻開始, 每天都在倒數生產的日子. 懷胎3個月的時候期待懷孕4個月, 到了4個月以後又期待5個月.. 如此這般的走到了懷孕的最後一個月. 要算星期的話, 現在已經是懷孕的39周了. 也就是寶寶隨時會報到的最後時刻了.

        到了懷孕的後期, 真的等到快要受不了了. 好想要趕快甩掉大肚子, 好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 好想要像以前那樣毫無顧慮的吃吃喝喝…… 聽了好多,也看了好多別人的生產經驗. 有的人是先陣痛, 有的人先破水, 時間點也都不同. 好好奇自己的產兆會是什麼….是破水還是陣痛? 但不管是什麼, 我現在最想要的就是可以很快的看到寶寶. 我們都把該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 連進醫院的住院包包也都放在車後廂兩個星期了(以防臨時需要趕到醫院報到).

        下來我們來看看給寶寶準備的東西(呵呵) :


這些是一些雜七雜八的小東西. 目前有: 給寶寶洗屁股的棉花, 奶嘴, 奶嘴掛, 綁尿布的勾勾, 清除耳朵污垢的海綿,
小指甲剪, baby bottom butter, 嬰兒油, 沐浴乳, 濕紙巾, 洗口糖, 還有一個防止寶寶洗澡時進風的"肥仔水" (這個名字好好笑).

 
這個小床是我和姊姊小時候睡過的. 媽媽收了快30年. 拿出來的時候還如同新的一樣閃閃發光~


寶寶還沒有生出來, 禮物就已經來了. 這些廊酒是親戚送的. 還有一瓶同事送的在媽媽家.


這裏還有兩份禮物, 分別是學生和朋友送的.


白色的嬰兒床是老公的堂姑給的. 床墊是我在義大利的時候用的棉被(暫時用著先), 白色的蚊紗是我自己做的.


近一點看, 床上有一套小嬰兒的抱枕, 和小枕頭.


這是二姑(老公的妹妹)送的墊子, 用來給小寶寶換尿布用的.


抽屜裏還有一堆堂姑送的小寶寶的襪子, 奶嘴, 還有一罐小罐的Anmum(試用品), 以及兩輛Darlie送的小跑車.


這些都是家人或朋友或學生送或自己買的小衣服, 小襪子, 小手套和小帽子. 現在的小寶寶好命到~~~~~~~~~~


這些是小寶寶的毛巾(洗澡用以及當被被用), 圍巾, 尿布(尿布是我小時候用過的, 我媽媽給我留到現在, 厲害吧!).


已經有了兩大包M-size的 Pampers…..


這個是我小時候用的小蘋果音樂機. 現在要給我的寶寶用了!

萬事都準備好了, 寶寶什麼時候才要出來跟大家見面阿?


最近买了一个不错的果汁机,可以在磨黄豆的同时把大部分的豆渣隔离出来。所以就增加了我自己做豆浆的欲望。自己做的豆浆健康又好喝,但是剩下的豆渣就是一件头痛的事情了。除了把豆渣拿去做酵素以外(我用来做酵素的桶都用完了),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好好善用这些豆渣吗?

不久前友人到我家来玩,问我豆渣怎么处理,我就告诉她说,最后都只好丢掉。她说好可惜啊!剩下的豆渣都含有丰富的纤维,还有非常多的营养。把它倒掉太可惜了,为什么不作成豆渣糕呢?

豆渣糕???她说:就是像萝卜糕或者芋头糕那样的豆渣糕。非常好吃的哟!于是,趁着这几天磨了豆浆有剩到一些豆渣,加上最近都在家中待产(有空得很),就来试试看这道传说中的“豆渣糕”了。

材料:
1. 炒熟的豆渣
2. 虾米
3. 肉碎(我刚好没有买到肉碎,所以很大胆的用香肠来代替)
4. 葱头-切碎
5. 粘米粉 – 加冷水备用(大约像是浓糊状就可以了)
6. 盐
7. 一点点糖
8. 胡椒粉
9. 五香粉(我家中刚好没有,也没有放。但是听妈妈说放了五香粉会更好吃。)

方法:
1. 在锅中倒一点油,把葱头和虾米炒香。
2. 把肉碎加进去炒。
3. 加豆渣到锅里快炒。
4. 加入盐、一点点糖、胡椒粉(和五香粉-如果有的话),继续炒。(至于分量嘛,我都是agak agak,用目测法的)
5. 趁热把粘米粉糊倒入锅中混合。
6. 待成品均匀混合以后,就可以把这个豆渣糊倒入一个容器中(容器要预先抹油),然后放入蒸锅中大火蒸30-40分钟。
7. 30-40分钟以后关火,待豆渣糕冷却以后,就可以切片,然后用平底锅来煎了!

这个食谱是我从网上看了几个不同的萝卜糕食谱以后再自己试着做的。可能还有很多不太对劲的地方。我在蒸豆渣糕的时候发现蒸了好久,豆渣糕都不会凝固成固体状(就是用叉子穿进去的时候,叉子拿出来还是会有糊状物黏著)。但是我意外的发现等到豆渣糕放凉了以后,就开始成形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听我妈妈说,可能是水分太多了,所以不容易蒸好。我想大概是吧!下次如果再做的话,要减少水的分量了。

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是材料:香肠、虾米、葱头


粘米粉加水混合成糊状


这是蒸好以后的成品。还好,还可以结成固体状。


暴香一些葱头,待会要淋在煎好的豆渣糕上。


这就是最后的成品了!


        第一次当孕妇。当我第一次穿上孕妇装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有感受到行驶着的车子开始放慢速度,害我高兴得马上告诉老公,感觉孕妇过马路似乎有着特权般,人人都会小心呵护着。那时候的感觉简直是认定这个世界实在太美好了,在这个越来越令人失望的社会里,原来还存在着一些些让人感动感激的事情。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很笃定的觉得:车子一定要是让孕妇的。但当然,我过马路的时候也不敢掉以轻心,还是很小心的看车,才敢把脚往前走一步。没想到,我那个“初次穿孕妇装过马路”的感动竟然原来是昙花一现,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么好的司机。

        工作的地方华人餐厅很少,唯有一间最靠近学校的茶餐厅就在学校的对面。因为如此,我每次要去吃午饭的时候一定要过马路。碰巧这也是一条蛮繁忙的马路,司机们似乎都在赶时间,根本没有人愿意放慢一点点的车速来让你走过去。有时候我会在烈日下晒一阵子,等到马路前端的车子开始堵塞而导致后面车子的速度放慢的时候,才找到那么一点点缝隙快速的穿越车龙,成功过关。也有好几次,碰巧我在前端的车子开始通畅而车子的速度开始加快的时候过马路(车速大概维持在1-2号牙,20-30KMJ左右吧),这些后面的车子好像饿鬼般的猛踩油,一副慢了一秒便会让自己输了什么似的往前冲,完全没有理会到有一个可能腰骨疼痛,脚踝肿胀而无法行走快速的孕妇正在过马路。这时候的我啊,真觉得,这个世界真的令人失望到一种程度了。

        其实阿,并非孕妇才需要“特权”,今天来这里碎碎念,实在是觉得现在开车人们的态度恶劣极了。是大都市的生活压力使然?抑或是已经养成了这种不让人,不输人的个性?马来西亚的公路规划与设计也让人汗颜,在吉隆坡,几乎没有一条公路是 Pedestrian Friendly 的,所有改建过,拓宽过的公路都只有车子可以通行。难道这就是我们对生活舒适的解读(越来越大的公路,越来越多飞来飞去的flyover就是先进、进步?)?

        我是个在吉隆坡出生长大的道地吉隆坡人(虽然父母都不是),我觉得吉隆坡越来越失去了我儿时记忆中那美好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堆歪歪斜斜,一层比一层高,颜色无聊透底又冷冷冰冰的flyover,越来越大但还是越来越不够用又不userfriendly的公路,以及越来越没有美感,树木越来越少又越来越热的城市。

        小时候起床以后能看到的雾气消失了,清晨凉爽又清新的空气没有了;被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紧张的生活,越来越紧绷的态度,而形成越来越让人反感的都市人。

        孕妇过马路阿,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吧!


话说有一天突然想念起在墨尔本时室友带我去吃的“澳洲”全素早餐。
于是便趁着周末,一早起来弄这个美味的早餐。

材料:
1. 茄子
2. 番茄
3. 新鲜蘑菇
4. 灯笼辣椒
5. 马铃薯

调味品:
1. 盐
2. 橄榄油
3. 美乃滋 Mayonnaise

方法:
1. 把马铃薯弄成薯泥,备用。
2. 把所有的材料切成扁平状,分开用橄榄油,和一点点的盐巴煎熟(煎到完全软掉为止),备用。
3. 把马铃薯泥煎成圆形的薯泥饼。
4. 用两片薯泥饼当作汉堡包,中间夹着熟了的茄子、蘑菇、灯笼辣椒。
5. 我把多余的马铃薯泥搓成圆形,上面淋上炒蘑菇散出来的汁,这个汁很清甜哦!
6. 再放上新鲜的番茄数片,旁边放上美乃滋作调味品。
7. 上桌。很好吃哟!


      从一开始的期待,到现在怀孕第三周期,日子越来越近,心情就越来越复杂。有兴奋、有期待;也有紧张、忧虑、害怕……

      今年有很多同学生宝宝,我也从大家那里听到了不少的故事。有一个同学阵痛了32小时才把宝宝生出来,说最痛的时候是宝宝的肩膀出来的时候……. 也有人说最痛是医生过来测量“开几指”的时候….. 也有的说最痛是vacum的时候… 另一个朋友则只阵痛了4小时就把第一个宝宝生出来了,她的经验是,怀孕到8个月的时候还坚持每星期跑至少10公里,还跑去参加马拉松赛跑。果然,印证了,运动有助于生产这个事实。
     
      于是,我下定决心,为了减短阵痛的时间,每天都必须做运动。最快速的方法就是,回家以后,电梯只能让我搭到10楼,然后必须要从10楼走到15楼。这个“挑战”刚开始,目前已经进行了大约2周,还维持得不错。大家祝福我吧!


        话说华人的传统习俗(或者观念)中,怀孕期间有许多禁忌。尤其是饮食方面,更要小心翼翼。从小到大听大人们说,怀孕时不能吃这个那个,否则会……(会如何是不能说的哦,老人家说pantang….)。小时候累计了这许多听闻回来的经验以后,怀第一胎的我马上把这些经验化为实践,提高警惕,只吃书上说对宝宝好的食物(其实也还蛮多的)。

       在饮食禁忌中,最为人知的,应该就是不能吃黄梨(听说有些人如果不要孩子,就会猛吃黄梨。也听说黄梨会…..恩恩…不能说.)吧。怀上以后我马上视黄梨而远之,只能干溜溜地看着别人吃。这样的信念一直维持到怀孕快满三个月的时候,家婆来访,大姑说我在避开许多食物。家婆随即说,黄梨可以吃啊!顿时那时候我的心情五味杂全,是开心“终于”可以吃黄梨了吗?还是…? 但是其实,在心底最深处,还是不太敢吃黄梨,毕竟20几年下来听别人说的那些故事还深深地环绕在脑海中。

       接下来就是西瓜了。印象中老人家说西瓜属寒,怀孕期间不能吃。友人却说,反正西瓜到了肚里还是一滩水。没有什么。吃吧吃吧!还有一次与朋友到餐厅吃饭,套餐中附送几片木瓜作饭后水果。也是孕味十足的友人马上提醒我说:“你知道孕妇不能吃木瓜吗?” 我带着惊讶的眼神故作镇定,只能看着那几片木瓜落入老公的口中…… 从那天开始就没有碰过木瓜了。书上说,香蕉是孕妇最适合吃的水果,因为香蕉富含叶酸(folic acid),是胎儿在发展神经系统时重要的营养,而且能镇定孕妇的心情,因此书上鼓励孕妇每日一根香蕉。因此我刚怀孕的前三个月几乎每天都在吃香蕉,吃到后来真的看到都有点怕了。却在不久前听说友人说不能吃香蕉哦。顿时有种想哭的感觉……

       好了,这些常见的热带水果都不能吃。那,苹果、橙,应该没问题了吧!不是说每日一苹果,医生远离我吗?橙含有丰富的维他命C,香甜又多汁,应该对宝宝很好吧!吃厌了香蕉以后的我,每天都在家中吃苹果和橙,肚里的宝宝好像也很配合,每天都跟妈咪吃得不亦乐乎。在高兴了几天以后,又有生产过的友人告诉我,不能吃太多橙哦!否则宝宝出生以后会容易咳嗽,而且会很多痰。  ……   呜…. 我脑海中马上浮现我的孩子咳嗽(而且是很多痰的那种咳嗽)的画面…. 又要放弃橙了吗?带着非常不舍得放弃橙的心情,慢慢的学会每天少吃一点。到现在已经有几天没吃了。

       现在是榴莲季节。到处都有榴莲,山竹….看得我实在受不了。加上现在已经过了怀孕的第一个三个月周期,宝宝开始稳定了,我这个坏蛋妈咪对于饮食禁忌开始松懈,就带着朋友的友情叮咛(“:不要吃太多榴莲哦,否则会有孕妇糖尿病”),带着少许的不安,和大大的期待,就给他吃了几次榴莲。哇!实在太美味了!但对于山竹,我还是不敢恭维,因为真的听过有人吃过山竹以后….. 流产的事情……

       最后是红色蔬果,例如番茄、胡萝卜等。老公的朋友告诉他说,孕妇不能摄取过量的胡萝卜素哦!正当享受着新鲜美味果菜汁的我顿时觉得杯中的果菜汁变得异常鲜红,也不那么美味了……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凡只要不过量,任何食物其实都是没有问题的。但听过大家的友情叮咛,心情总是免不了会有些忐忑不安,有时候也会有点混乱…… 但无论如何,随着宝宝度过了第一个三个月周期,我这个准妈妈在饮食上已经开始不那么的步步为营了。保持身体健康、饮食均衡、心情愉悦,这些就是孕妇最好的生活标准了。